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绪书斋

以文会友 以美怡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所发日志与图片,除特别注明引用之外,全是原创。未经本人同意,谢绝用于商业用途之转载。欢迎光临: 蜂鸣网 http://www.fming.cc 我的蜂鸣博客 http://www.fming.cc/blog/?uid=2 QQ:78331967  635232   QQ群: 蜂鸣原创 34999150 五十年代 56432685 黄岩慈善义工9365586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]一棵柿子树  

2011-07-30 09:45:14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[原]柿 子 树 - 秋绪 - 秋绪书斋

 

 

 

老家的屋后山坡,向东约三百米后转向北延伸,渐次升高直至高山脚,沿山脊向两侧分出许许多多个山岙。

过去,这些山坡上、山岙里全是大树与矮灌木,我还是小不点的时候,曾经与一个堂兄到屋后的山坡上去扒松毛、砍柴。上世纪大跃进年代,一片片的大树不见了,继而矮灌木也很快地消失,矮山坡全被开垦种植,成了全村人赖以生活的有限山地了,期间只是还零星分布着一些柿子树。

这些柿子树,陪伴着我的童年与少年,它们更是我童年时的好伙伴。

当满树柿子花时,放学后上山拔草或放羊的我,常会驻足树下,或仰头,或低头,观赏着树上的柿子花或满地的落花。

当花期过后,我又一天一天地关注着它结果,慢慢地长大。

有一天,突然发现树上的柿子,有几颗黄了,它让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期待。期待着它变红,变软,我们就可以一饱口福,尝个新鲜。特别是那几棵叫水柿的,最令人垂涎。它个大呈扁状,肉质好,不等变黄或红,还是青的时候,就可以摘下来藏到水田中的烂泥里,过二、三天再挖出来洗净,放进嘴里一咬,甜、脆,那个爽啊!

在三年困难时期,这些柿子树曾帮我度过饥荒。那些天,家中已经没啥东西可以充饥了,山上能吃的树根刺根都吃了,连一种泥土也吃过了,咽不下拉不出,直让肚子肿胀得受不了,正愁再没东西可下咽时,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消息——柿子叶可以吃。我那时候也就九岁、十岁吧,能上树了,赶快拎上一个竹蓝子就往山上跑。那些天,这几棵柿子树的叶子,就成了我家的粮食。

可惜,这些与我童年时结下不解之缘的柿子树,如今已经所剩无几了。这一棵树,就在我家自留地的斜上方,是我最熟悉的一棵。如今,这块自留地成了我父母的最后归宿。村委会说我在村里别的都没有了,就剩下这块墓地,索性把坟墓周围的边角地也归了我,作个纪念。1998年,我在这些边角栽了十几棵小柏树,不曾想让种着这些边角地的一个堂兄,把每一棵树苗都往上提几寸,就变成了自然死亡。直到如今,这些边角地只能仍然让他种着,因为这是我母亲在弥留之时答应他的。

今年清明,我与老伴一起回老家扫墓,特意带上相机,拍下了这棵柿子树,以为一个念想。

 

(写于2011730日上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2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